来自 诗词歌赋 2019-11-06 10:3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betway88 > 诗词歌赋 > 正文

雪花的快乐——徐志摩一生最好的诠释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
   飞扬,飞扬,飞扬,——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扬,飞扬,飞扬,——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张幼仪不是他心仪的女人,林徽因虽是心仪之人却又弃他而去,既然二者都是错爱,那就随他而去吧。重新找寻新的方向。

   那时我凭借我的身轻,
  盈盈的②,沾住了她的衣襟,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消溶,消溶,消溶——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①此诗写于1924年12月30日。发表于1925年1月17日《现代评论》第一卷第6期。
  ②亦作凝凝的。 

闻。多香啊!

  诗人徐志摩在他的《猛虎集》序文中写道:“诗人也是一种痴鸟,他把他的柔软的心窝紧抵着蔷薇的花刺,口里不住地唱着星月的光辉与人类的希望,非到他的心血滴出来把白花染成大红他不住口。他的痛苦与快乐是深成的一片。”如果把徐诗中《雪花的快乐》、《再别康桥》和《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个方向吹》(以下简称《雪花》、《康桥》、《风》)放在一起,它们正好从这样的角度展示了诗人写作的连续、希望与理想追寻的深入。这实在是一个有趣的比较,因为这三首名篇风格之一致,内在韵脉之清晰,很易令人想到茅盾的一句话:“不是徐志摩,做不出这首诗!”(茅盾《徐志摩论》)
  徐诗中表现理想和希望感情最为激烈、思想最为激进的诗篇当推《婴儿》。然而,最真实传达“一个曾经单纯信仰的,流入怀疑的颓废”(《猛虎集》志摩自序)诗人心路历程的诗作,却是上述三首。在现代主义阶段,象征不仅作为一种艺术手段,更是一种思维方式。诗人朝向一生信仰的心路历程是一个纷繁的文学世界,其中曲折的足迹读者往往需追随及终点方恍然大悟。胡适之在《追忆志摩》中指出:“他的人生观真是一种单纯的信仰,这里面只有三个大字:一个是爱,一个是自由,一个是美。……他的一生的历史,只是他追求这个单纯信仰实现的历史。”(《新月》四卷一期《志摩纪念号》)是的,徐志摩用了许多文字来抵抗现实世界的重荷、复杂,在现实世界的摧毁面前,他最终保持的却是“雪花的快乐”、“康桥的梦”及“我不知道风在哪个方向吹”的无限惆怅。如果说现代诗的本质就是诗人穿越现实去获取内心清白、坚守理想高贵(传统诗是建筑于理想尚未破裂的古典主义时代的。),那么,我们不难理解人们对于《雪花》、《康桥》和《风》的偏爱。
  《雪花的快乐》无疑是一首纯诗(即瓦雷里所提出的纯诗)。在这里,现实的我被彻底抽空,雪花代替我出场,“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但这是被诗人意念填充的雪花,被灵魂穿着的雪花。这是灵性的雪花,人的精灵,他要为美而死。值得回味的是,他在追求美的过程丝毫不感痛苦、绝望,恰恰相反,他充分享受着选择的自由、热爱的快乐。雪花“飞扬,飞扬,飞扬”这是多么坚定、欢快和轻松自由的执著,实在是自明和自觉的结果。而这个美的她,住在清幽之地,出入雪中花园,浑身散发朱砂梅的清香,心胸恰似万缕柔波的湖泊!她是现代美学时期永恒的幻像。对于诗人徐志摩而言,或许隐含着很深的个人对象因素,但身处其中而加入新世纪曙光找寻,自然是诗人选择“她”而不是“他”的内驱力。
  与阅读相反,写作时的诗人或许面对窗外飞扬的雪花热泪盈眶,或许独自漫步于雪花漫舞的天地间。他的灵魂正在深受囚禁之苦。现实和肉身的沉重正在折磨他。当“星月的光辉与人类的希望”令他唱出《雪花的快乐》,或许可以说,诗的过程本身就是灵魂飞扬的过程?这首诗共四节。与其说这四节韵律铿锵的诗具有启承转合的章法结构之美,不如说它体现了诗人激情起伏的思路之奇。清醒的诗人避开现实藩篱,把一切展开建筑在“假如”之上。“假如”使这首诗定下了柔美、朦胧的格调,使其中的热烈和自由无不笼罩于淡淡的忧伤的光环里。雪花的旋转、延宕和最终归宿完全吻合诗人优美灵魂的自由、坚定和执著。这首诗的韵律是大自然的音籁、灵魂的交响。重复出现的“飞扬,飞扬,飞扬”织出一幅深邃的灵魂图画。难道我们还要诗人告诉我们更多东西吗?
  步入“假如”建筑的世界,人们往往不仅受到美的沐浴,还要萌发美的守护。简单地理解纯诗,“象牙塔”这个词仍不过时,只是我们需有宽容的气度。《康桥》便是《雪花》之后徐诗又一首杰出的纯诗。在大自然的美色、人类的精神之乡前,我轻轻地来,又轻轻地走,“不带走一片云彩。”这种守护之情完全是诗意情怀。而这又是与《雪花》中灵魂的选择完全相承。只当追求和守护的梦幻终被现实的锐利刺破之时,《风》才最后敞开了“不知道”的真相以及“在梦的轻波里依洄”的无限留恋和惆怅。因此我们说,《雪花》、《康桥》和《风》之成为徐志摩诗风的代表作,不仅是表面语言风格的一致,更重要的是内在灵魂气韵的相吸相连。茅盾在三十年代即说:“我觉得新诗人中间的志摩最可以注意。因为他的作品最足供我们研究。”(《徐志摩论》《雪花的快乐》是徐志摩诗第一集《志摩的诗》首篇。诗人自己这样的编排决非随意。顺着《雪花》→《康桥》→《风》的顺序,我们可以看到纯诗能够抵达的境界,也可以感悟纯诗的极限。如是,对徐志摩的全景观或许有另一个视角吧!
                           (荒林)

在他们的爱情遭受四面楚歌的时候,他因到欧洲探访泰戈尔,一路上创作了《西伯利亚道中忆西湖秋雪庵芦色做歌》《庐山石工歌》《在哀克刹脱前》等一些列沿途见闻的诗作,同时也为与陆小曼一对黄鹂苦争春、两地相思的爱情创作了《难得》《决断》《翡冷翠的一夜》等脍炙人口的诗。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飞扬,飞扬,飞扬,——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一个孤单寂寞,一个伤心痛苦。
一个是绝代佳人,一个是风流才俊。
郎才女貌,才子佳人。

有些人喜欢雪是因为让人间换新颜,有了别样的风景和体验。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飞扬,飞扬,飞扬,—

志摩的最动人的特点,是他那不可信的纯净的天真,对他的理想的愚诚,对艺术欣赏的认真,体会情感的切实,全是难能可贵到极点。他站在雨中等虹,他甘冒社会的大不韪争他的恋爱自由;他坐曲折的火车到乡间去拜哈岱,他抛弃博士一类的引诱卷了书包到英国,只为要拜罗素做老师,他为了一种特异的境遇,一时特异的感动,从此在生命途中冒险,从此抛弃所有的旧业,只是尝试写几行新诗——这几年新诗尝试的运命并不太令人踊跃,冷嘲热骂只是家常便饭——他常能走几里路去采几茎花,费许多周折去看一个朋友说两句话;这些,还有许多,都不是我们寻常能够轻易了解的神秘。我说神秘,其实竟许是傻,是痴!事实上他只是比我们认真,虔诚到傻气,到痴!他愉快起来他的快乐的翅膀可以碰得到天,他忧伤起来,他的悲戚是深得没有底。寻常评价的衡量在他手里失了效用,利害轻重他自有他的看法,纯是艺术的情感的脱离寻常的原则,所以往常人常听到朋友们说到他总爱带着嗟叹的口吻说:“那是志摩,你又有什么法子!”他真的是个怪人么?朋友们,不,一点都不是,他只是比我们近情,比我们热诚,比我们天真,比我们对万物都更有信仰,对神,对人,对灵,对自然,对艺术!

诗人徐志摩像一朵美丽的雪花,晶莹纯净,一路洋洋洒洒,却短暂而惊艳,把爱、自由和浪漫留给了我们,他却转身离去......

他们是如此般配,又如此需要,管不了三纲五常,也管不了道德伦理。

                                  6

这又有何尝不是徐志摩爱情之路的履历。

虽然喜欢的缘由各有不同,但是,雪降人间。大家都是快乐的。

1915年10月29日,年少轻狂,不谙世事的徐志摩成父母媒妁之言在故乡海宁硖石与张幼仪成婚,从此系上烦恼结。虽然已经结婚,可是他的内心却依然不懂什么叫爱情,在他的内心里爱情依然是空白的,他没有真切的爱情的体验,虽然身体属于张幼仪,可是灵魂和情感却是自由的,依然可以找寻爱情,寻找真爱。

我情不自禁想要粘在她的衣领上。顺势落入她柔波似的胸怀,一点点消融,与她融为一体,感受她的温暖,细闻她的馨香。

逐渐地,她寂寞、失落、忧伤。

      雪花的快乐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扬,飞扬,飞扬,——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飞扬,飞扬,飞扬,——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
飞扬,飞扬,飞扬,——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那时我凭借我的身轻,
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消溶,消溶,消溶——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1924年12月30日,一首《雪花的快乐》诞生于徐志摩笔下。

从空中俯瞰整个大地,一片银白,白的山、白的河、白的森林、白的城市。噢,终于有了一些脉络了,先否定一些不想去的地方。冷漠的幽谷,无人问津,太过孤单。凄清的山麓,太荒凉,耐不住寂寞。要不去街上晃荡?不,此时街道正冷清,人们都躲在屋里取暖,去了只会增添惆怅。

图片 1

有多人喜欢雪是因为它洁白无瑕,掩盖了世间一切污秽。

                                  5

此时,爱神光顾了,徐志摩重新点燃了她那颗沉寂的心。

雪花一般的精灵何尝不是诗人徐志摩的化身。                                                雪花的快乐何尝不是徐志摩的快乐。他一生简单、纯粹、真诚,永远像孩子一般天真和充满灵性,永远像孩子一样快乐。

伊人翘首,步步颦婷。

1926年,徐志摩与陆小曼排除万难,在北京北海公园图书馆举行了婚礼,诗人一片冰心的爱情终于落入了美人怀。

                                1

继续飞吧,飞吧,继续想吧,想吧……

在这寒冬腊月里,诗人已经飞天远走了,但是他快乐的雪花依然下遍大江南北,在空中飞扬、飞扬、飞扬......

爱情是火热的,哪怕再冰冷的雪也能被融化。爱情是美好的。即使它朴素僵化,也能幻化成爱的精灵。

看,她来了,带着朱砂梅的清香。想必她刚赏完梅,从梅花树下穿过的时候,几朵调皮的梅花藏进了她的衣领。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
飞扬,飞扬,飞扬,——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那时我凭借我的身轻,
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消溶,消溶,消溶——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果然,恋情一公开,社会各界都纷纷指责他们这段非同寻常的爱情。陆小曼丈夫王庚,陆小曼封建传统的父母就给了他不小的压力。

图片 2

即使粉身碎骨,我也要同挚爱在一起。

作为诗人,他是浪漫的,作为人本身,他又是纯粹的.他就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任凭自己的思想自由生长,孩童般的天真早就了他的灵性,也浸润了他的一首首像精灵一样的诗。

本文由betway88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雪花的快乐——徐志摩一生最好的诠释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