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诗词歌赋 2019-11-16 16:3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betway88 > 诗词歌赋 > 正文

《人民文学》2019年第8期|丁小炜:三沙,大海中

图片 1

图片 2

最 南

笔直宽阔的水泥路,婀娜多姿的椰树林,医院、学校、邮局、银行、咖啡厅、广播电台依次排开……近日,记者登上海南省三沙市永兴岛,宛如走在度假小镇一般的景观里。热水有了,蔬菜多了,水果也不缺了……数不尽的喜人变化发生在这片蓝色海疆之中。

在三沙,似乎一切均可冠名“中国最南”

详细请关注《中国国防报》的报道——

中国最南的邮局,中国最南的学校

渔歌唱晚好凭栏

中国最南的图书馆,中国最南的电影院

——海南省三沙市采访见闻

中国最南的市政大楼,中国最南的海鲜夜排档……

■本报记者 方 帅

雄鸡版图上这个年轻的地名

笔直宽阔的水泥路,婀娜多姿的椰树林,医院、学校、邮局、银行、咖啡厅、广播电台依次排开……近日,记者登上海南省三沙市永兴岛,宛如走在度假小镇一般的景观里。热水有了,蔬菜多了,水果也不缺了……数不尽的喜人变化发生在这片蓝色海疆之中。

每一处都耐人咂摸,风光无限

浩瀚南海国旗红

此时,我是中国最南的行吟诗人

雄壮的国歌声中,五星红旗在广袤的南海上空迎风招展……在三沙市永兴岛上,每周一,全岛军民都会集合在市政府广场前举行隆重的升国旗仪式,大家一起升国旗、唱国歌。无论是岛上的政府工作人员,还是渔民,每个人的衣服上都绣着一面小小的五星红旗。一面小小的红旗,见证着一代又一代三沙人保卫南海、建设南海,用青春和热血为国旗增色的铿锵步履。

我要把这里的一切写进诗行,向祖国报告

七连屿里的赵述岛上,中国最南端的民兵哨所坐落于此。站在哨所二楼的阳台上极目望去,民兵国旗班升起的五星红旗在广袤的南海上空迎风飘扬。2006年8月,民兵夫妇吴忠灿、曹烈珠来到这里值守,坚持每天升旗,风雨无阻。曹烈珠告诉记者,在高温、高湿、高盐、高日照的恶劣自然条件下,一面普通的五星红旗15天就会褪色,每天早上,吴忠灿出海打鱼之前总会看一眼国旗,一旦发现褪色就立刻换上新的。吴忠灿夫妇将换下的国旗整齐地收到箱子里,装满了整整一大箱。2015年10月,吴忠灿在一次国防施工中不幸坠海牺牲,赵述岛飘扬的五星红旗上又留下一道血染的风采。

最南的学校里,孩子们欢快地玩着游戏

在中建岛上,记者见到了那面2400平方米的巨幅国旗和“祖国万岁”标语,这是驻守在此的官兵用一棵棵海马草种出来的。海马草茎红叶绿,高温时叶子会脱水变红,国旗就是鲜艳的红色。寒潮时节,被低温海水侵蚀的海马草又会吸水转绿,国旗又变成一片碧绿。

教室墙上贴满稚嫩的彩色图画

日月轮转,潮涨潮落。多年来,这面国旗几次被台风卷起的海沙掩埋,但在岛上官兵一遍遍地补种维护下,“祖国万岁”四个字依然鲜红如初。

每幅图画上都飘扬着一面五星红旗

渔村旧貌换新颜

最南的影院,观影的情侣面颊泛红

来自海军航空兵某部的士官“老三沙”周幸福在永兴岛上服役14年,见证了过去的艰辛和如今的巨变。

文艺片《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正同步热映

用电难、吃水紧、消费高、离家远、脏乱差……曾经,岛上的条件很艰苦,在近40℃的高温下工作,每天配给的饮用水却只有一个军用水壶的量,渔民洗衣洗澡要用又黄又咸的岛水,各家各户搭建的黑色板房参差不齐,生产生活垃圾随处可见……三沙市成立后,一场旷日持久的市政建设工程拉开序幕。

网购的快件从四面八方汇聚到最南的邮局

经过几年的建设,永兴岛、赵述岛建起了美观环保的环岛路,渔民搬进新的定居点,经过淡化的海水被源源不断地送入居民家中,岛礁环境和渔民生活条件有了质的飞跃。

满载湿润海味和椰林风情的小小邮戳

如今,走在永兴岛宽阔的主干道北京路上,道路两侧邮局、银行、超市等机构一应俱全,与内地城市繁华的商业街道几乎没有差别。岛上还建起了一所学校。三沙市永兴学校校长张勇说:“目前学校共招收了37名学生,我相信以后的学生会越来越多。”

正一枚一枚从这里飞出,把这座年轻城市的消息

此前,周幸福的妻儿在海南陵水生活。“家属想来探亲一要看天气,二要看有没有补给船,有时要跟着部队补给船转大半个月才能到岛上。这几年好多了,随时可以坐飞机、坐交通船来。”周幸福说。随着三沙市市政基础设施建设水平的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驻岛军警民将家属迁到岛上生活。2018年,周幸福在海南陵水生活的妻儿也搬到三沙,一家人结束了两地分居的状态,他的生活更幸福了。

热切地告诉远方的朋友

绿了岛礁,美了三沙

最南的社区广场,跳广场舞的大妈大爷

原来没有树的岛礁重新绿了起来;过去没有海鸟的岛礁栖息着成群的鸟儿;大海中美丽的珊瑚又重新长起来……目前,三沙已种植200多万棵椰子树、木麻黄、羊角树等,“海蓝、滩亮、岛美”,荒岛变成了绿洲。

他们舞动的每一步都踏响着这片祖宗海

三沙市七连屿总岛长邹志,2014年从海军南海舰队某部转业,原本可以选择留在海口、三亚等大城市,但他却选择了奔赴刚刚组建的三沙市,一年有200天以上在岛上,皮肤晒得黝黑。他告诉记者:“在三沙,黑色是奋斗的底色,也是三沙创业的一种象征。”

这是北纬16度50.1分、东经112度19.8分

2017年9月,三沙市率先在全国试行岛长制,邹志被任命为七连屿总岛长。“平凡自有平凡的力量,小草也能装点山河。”邹志上任后,带领岛上居民投身绿化建设。

碧波的怀抱里,今天的三沙

如今,南海炙热的阳光下,曾经一片荒芜的西沙洲绿意盎然,一棵棵高大的椰树繁叶透绿,硕果累累,一片片马尾松昂首挺立,羊角树、银毛树、抗风桐吐着新绿,翠荫如盖的野枇杷、美丽灵动的太阳花和碧海蓝天白云相互映衬,如诗如画。

每一根小草和每一颗沙粒都珍贵无比

在三沙市的“绿色崛起”中,子弟兵的身影从未缺席。三沙驻市部队官兵积极支持“绿化宝岛”活动,在永兴、晋卿、赵述、西沙洲等岛礁植树;开展“美丽三沙”岛礁卫生治理活动,清理垃圾数百吨,开展增殖放流活动,有力保护了永兴岛海域海洋生物多样性。从2015年开始,每一名曾经在三沙服役过的官兵离开这里时,都会到附近的岛屿种下一棵树苗。

岸边的礁石上,静默着一幅战士守望天涯的剪影

他握枪的身姿始终面海而立

水兵帽的飘带随风起伏

仿佛思念的潮水,在轻轻涌动

三沙没有冬天,但战士的心中

装着一个四季分明的祖国

落日闪着金光,军歌嘹亮

收获的渔舟从浪花里归航

傍晚的群岛镀着一层泛蓝的光

蓝光点亮了跑道上滑行的机群

看吧,这是中国最南的空中方阵

永兴岛是一艘泊在大海里的航空母舰

西沙老龙头,宛若辽宁舰甲板上那优美的十四度翘角

勇士们在暗夜之前昂首起飞,一束束轰鸣的光焰

沿着海天之间的漂亮轨迹骄傲地掠起

他们是三沙上空的鹰,正向更南的远方巡逻

永兴岛的路

永兴岛上有两条大马路

一条北京路,距离首都北京两千六百八十公里

抬望眼,面前恍然浮现八达岭长城坚实的垛口

惊回首,烟波处驶来了郑和下西洋的庞大舰队

时空交错,我不敢走得太快

怕一不小心走进历史深处

被远去的舟帆拂落一身湿漉漉的海水

珊瑚石建成的博物馆,陈列着一本《更路簿》

手抄的方块字,墨色里溅出海的腥咸气息

打捞起祖先闯荡南海诸岛的记忆密码

航线、洋流、暗礁、风向

迢迢航路,铸就先辈们搏击大洋的生命之书

琼海市潭门镇,今天仍有渔民皓首抄录

在纸笔的游走间与先辈对话

海面寂静,红日将出,帆影齐动

手捧古老的南海天书,开始一场庄严的祈祷

向海的深处不住呼唤

涛声阵阵,许是祖宗海悠远的回答

北京路听见了

道路两旁的椰子树、草海桐、羊角树听见了

它们撑开伞盖,送来一路惬意的阴凉

宣德路听见了

嫩瓣的三角梅、鸡蛋花、马鞍藤听见了

早已织好一条迎客的花径

伫立于此的收复西沙群岛纪念碑听见了

碑上红色的铁锚听见了

夜阑卧听风吹雨,哗哗滑动的锚链

灌满带血的低沉的咆哮

涛声阵阵,天上飞过的一群红嘴鲣鸟也听见了

它们是三沙称职的引路员

只有它们有如此强大的背景

任性地操一口中国海的方言,对远来的人们说

从北京路到市政大楼一分钟

从宣德路到西沙宾馆也是一分钟……

岛 长

北中国大河奔流,南中国岛礁闪烁

北“河长”,南“岛长”

这是绿水青山呼唤而来的职务

三沙市七连屿总岛长邹志,湖南新化人

退役前是海军上校,雷达旅副旅长

一身戎装远去,仍魂牵梦绕浸透军旅的大海

本文由betway88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人民文学》2019年第8期|丁小炜:三沙,大海中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