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书评随笔 2019-11-03 15:2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betway88 > 书评随笔 > 正文

短篇小说:调侃

摘要: 嘿,哥儿们,这保险是一准户嘿!小刘望着停车场上一个刚下车的胖子说:瞅丫那肚子,都腐败成什么样了,肯定是见天吃鲍鱼龙虾燕窝鱼翅什么的,还开一路虎,一看就一有钱人,特有钱那种!嗯,像!老赵点了根烟说:看 ...

横看成岭侧成峰|今夜日记社群活动

“嘿,哥儿们,这保险是一准户嘿!”小刘望着停车场上一个刚下车的胖子说:“瞅丫那肚子,都腐败成什么样了,肯定是见天吃鲍鱼龙虾燕窝鱼翅什么的,还开一路虎,一看就一有钱人,特有钱那种!”

他们饱经沧桑的心,因为她获得了重生。

“嗯,像!”老赵点了根烟说:“看那德性就是一钱多的没地儿放还不知道怎么花、整天愁的食不甘胃夜不能寐,半夜里睡不着急得直哭,恨不能连夜把钱都撕了的傻王八蛋!”


胖子站在车前把保安递过来的停车条慢腾腾往手包里塞,紧跟着路虎里钻出一位年轻漂亮的小姑娘,花枝招展挎个小包,脸白的像用佳洁士刷过,腰细的跟马蜂差不多,伸手挽着胖子一步三摇的往这边走。

2017年10月9日 星期一 晴

“还带一情儿呢嘿!奔咱们来了,准是要给小三儿买房子!”小刘说。

1

“你怎么知道是小三儿,就不许是人媳妇儿?”

下午五点,一个女孩儿背着书包来到人民广场。她停在广场的台阶前,离她不远处有一个浑身脏兮兮的乞丐,他整个人都趴在地上,左边的手臂上有一大块烫伤的伤疤,右边极力蜷缩的腿藏在大衣下,乍看过去,像是真断了腿,面前的碗里丢着几张一块钱。

“瞅**那德性,长一八戒脑袋,肚子跟八个月身孕似的,猪见了都自愧不如嫌他寒碜,整个一狗不理的主儿,能是他媳妇吗?撑死了是一中年得志后来发家才找的小蜜。岁数也悬殊啊,男的老气横秋曾经沧海难为水了,女的还含苞待放泪珠儿滴破胭脂脸呢,怎么看怎么像爷儿俩,这要搁解放前非打丫一引诱未成年少女罪不成,起码也得给丫浸了猪笼!”

天气有些冷,一阵风吹过,他冻得有些发抖。

“英雄所见略同”老赵说:“看着是不老般配的。就算真是一对儿也是一离异再娶、丧偶续弦什么的,保不齐还是一无证驾驶。”

女孩儿从他的身边路过,在一旁卖肉丸的商贩那里买了一份肉丸汤,然后又返了回去。

胖子一手扶着肚皮上的腰带扣一手拿个牙签剔着牙,臂弯里挎着小妖精的纤纤玉手踱着方步走过来。俩人溜达到公司门口的广告牌前停下来,胖子用下巴点着广告牌跟身边的小妖精说:“瞅瞅,瞅瞅,大三居才两百多万,真便宜!”

“叔叔,这个给你吃,能暖暖身子。”

小刘起身迎上去:“您好,看看房子您?”

女孩儿蹲下来,将手里的肉丸汤递给乞丐,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张一块的纸币。

“有别墅吗?”胖子把牙签喷广告牌上说。

“这些也给你,是我最近攒的。”

“有啊,温哥华森林的、麦卡伦地的、都市芳园的…”

乞丐手里抱着热乎乎的肉丸汤,一言不发,没有拒绝也没有道谢。

“麦卡伦地的什么价现在?”胖子回头乜斜着眼睛问小刘。

“叔叔你慢慢吃,我去找爷爷了。再见。”

“一千万左右吧。”小刘翻了翻白眼儿说。

女孩儿站起来,朝广场上跑去,跑到一个捡垃圾的老头儿旁边,和他一起捡广场上的瓶子。

小妖精立马来劲了,摇晃着胖子胳膊一脸媚笑的说:“那咱们那两套能卖两千万了呀!”

乞丐这才拿起杯子里的签子,开始吃肉丸,吃着吃着,眼前湿了一片。

小刘赶紧接茬:“您的别墅想出售是吗?在我们这登个记回头给您联系下客户好吗?”胖子登时厉愣了眼睛:“不是你干嘛呀?我卖它干嘛?我有毛病啊?”说完牵着小妖精就走!

这一幕,被坐在咖啡厅里的汪磊尽收眼底。

“不卖不卖呗,**什么呀”小刘小声嘟囔着:“小心肚子露了油!”说完怏怏的坐回椅子上望着这一老一少、一胖一瘦、一黑一白极不协调的一对男女渐行渐远禁不住慨叹起来:“唉,好菜都让猪拱了…不是你说我比这丫挺的差哪了?我怎么就嗅不着一个这身段的呢?”

他有些讽刺的笑了一声,觉得这一幕荒唐而可笑。因为在商场里打滚了几十年的他,一眼就看出了乞丐的诡计:不过是一个不想工作的成年人故作可怜的寻求打赏而已。

“你呀?也不差什么,就差一辆‘烂的肉丸’。”老赵掏出一块纸巾擦着皮鞋上的土说:“你要也开辆‘烂的肉丸’上街,照样黑白丑俊任你选、高矮胖瘦随你挑,一地的小嫩白菜随便你敞开了拱,拱出国界去拱俄罗斯大土豆去都行,兹要你好那口儿!”

他笑那个乞丐有手有脚,却利用别人的同情心,来满足自己的温饱。

“嗯,有点意思。”小刘颇有感触的点点头:“我要是有了钱能开上‘烂的肉丸’,那我一定替天下的穷苦男人们好好报报仇。后备箱扔上两麻袋票子见天开车周游列国去,为的可不是看山水,为的是把大江南北的小白菜们摧残个遍!走到哪拱到哪,遍地留情种,打死都不带结婚的,利用有精之年干一番惊天动地的播种事业。等光阴如风去、年华似水流、年过八十白发苍苍那会,我随便往哪个城市的繁华街头一站,打我身边擦肩而过的年轻人都有可能是我儿子!那感觉,特傲…”小刘越说越得意,眼皮垂着嘴角撇着,他好像已经看到满大街都他儿子的壮观景象!

他又笑那个小女孩儿,太过天真,自己都未必能温饱富足,却又去可怜别人。

“醒醒,醒醒。”老赵用脚踢他椅子一下:“想什么呢你?不是你还真以为你有钱了?再说了,你就真有钱了也不带这么玩的啊,物以稀为贵,少而精多则烂你不知道啊?把自个扔菜地里一通乱拱有意思吗?就为祸害人啊?”

他摇了摇头,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妻子,那个爱吃煎饼的女人。

小刘哈哈笑着说:“嫉妒?我这还没成事儿呢就开始嫉妒啦?要说也是,我这人有够,真的。见天美女如云酒池肉林的也不行,三天准腻,到那会又该怀旧了,白天想念吃糠咽菜的日子、追忆仨饱一个倒吊着膀子搓麻将的岁月;晚上喝点小酒就想睡,贵妃还没出浴呢我也就进梦乡了,电视里放唐老鸭都不带醒的!没劲……”

那个女人跟了他一辈子,却在半途与他离婚,她也很可笑,以为离了婚能过的更好。

“哥儿俩又跟这神侃呢?”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们背后了:“怎么着,先把肚子填饱了再侃吧?”

2

“你过户这么快就回来了?”

过了半个月,汪磊路过人民广场,他让司机把车停下,他一个人下车坐在人民广场的台阶前。他发现人民广场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卖杂粮煎饼的小贩,小推车前围了很多前来购买的人。

“咱办事一向雷厉风行。”

那个给乞丐买肉丸的女孩儿又来了,她也停在人群周围,她闻到了杂粮煎饼的香味,想给爷爷也买一份。

“半路就没个美丽的邂逅什么的?”

等人群散去,女孩儿小心翼翼地凑上前去,怯生生地问:“叔叔,这个煎饼多少钱。”

“倒是碰上一打听道儿的,可咱诱不上,忒靓,还有一猥琐男跟着呢!”

正在数钱的小贩抬头,怔在了原地。

“没男的跟着你也没戏。走吧,吃饭去,吃完饭天桥摆牌子!”老赵站起来说。

“不要钱,叔叔送你一份。”

“去哪吃啊?”

“不,我爷爷说了,我们不能占别人的便宜。叔叔,这个多少钱。”

“地下室!”

“两块五一份!”小贩说道。

天桥紧挨着地铁站,一到晚高峰过往行人特别多,男女老少猪头猴脑鲜花野草形形**络绎不绝。小商贩们也挤挤茬茬的在天桥两侧摆摊,大多是卖臭豆腐盗版书假古董小饰品什么的。每个小贩都一边做生意一边东张西望的踅磨着城管的身影,其警觉性个个都不亚于孵蛋的鸵鸟。

女孩儿从口袋里掏了掏,掏出了几张五毛五毛的纸钱,她数了数,然后抽出了几张递给小贩。

老赵和小刘肖子各自扛着牌子和椅子上了天桥。肖子把一块小贩占地盘用的麻袋片子踢飞开始动手支牌子。老赵找个空闲的角落打开椅子坐下点烟,小刘趴在天桥栏杆上大惊小怪的说:“肖子,看这个怎么样?看这个怎么样?上来了上来了,铛铛铛铛…”

“叔叔,买一份。”

“哪个啊?我怎么没看着啊。”肖子支开牌子抬头说:“哦,这个啊…”肖子看见一个穿吊带衫低腰仔裤帆布鞋的小女人碎步迈上天桥。

小贩搓了搓手,将钱塞进口袋里。他在平底锅上铺上一层面糊,刮刀刮平,打两个鸡蛋,放上两根火腿,几块儿鸡柳,又抓了一把生菜和油包。最后刷上酱,将煎饼小心翼翼地卷起来。他利索的将煎饼切成两半,然后装成两份递给女孩儿。

“喜欢吗?”小刘掏出烟扔给肖子一颗:“打包回家吧?”

“呐,你的煎饼好了。”

“还行吧…85分儿。”肖子捡起掉在地上的烟吹了吹土叼嘴上说:“挺白的倒是。”

“谢谢叔叔。”

“这还不满分啊?”小刘吐了口烟愣愣着眼说:“要前有前要后有后的。起码32D吧?”

女孩儿有些兴奋的接过煎饼,伸出鼻子闻了闻,然后开心地跑开了。

“我鄙视你。”肖子说:“你这目测水平真差,顶多撑死了32C。”

3

“他没见过世面!在他眼里这就算波涛汹涌了!”老赵帮腔。

汪磊看着小女孩拿着煎饼远去的身影,忽然觉得肚子有些饿了,他起身来到小贩儿的推车前,也叫了一份杂粮煎饼。同样的分量,同样的配料。

“本来就汹涌啊…”小刘做拥抱大海状:“这会我多想乘风破浪勇往直前站在风口浪尖上啊!”

但是付钱的时候,小贩儿却说这份杂粮煎饼需要8块钱。

“没出息…”老赵扔了烟头刚想损他两句,那小女人走到我们跟前的时候突然弯下腰去系鞋带,由于吊带衫之短小、低腰裤之低下,小女人一弯腰后面立刻沟壑丛生。

汪磊怒气上涌:“刚才那个女孩儿买才两块五,怎么到我这里就八块钱了!”

本文由betway88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短篇小说:调侃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