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书评随笔 2019-11-04 05:1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betway88 > 书评随笔 > 正文

短篇小说:赴约

摘要: 他在电话中约她在古桥会面,而后同去A城,她答应了。交往二年了,他们淡如水地交往着,也许细水才能长流,隐隐约约的,忽远忽近地,这才能产生美吧!她常常这样想,电话一通,他首先就是吃饭了吗?简约几句话,在注 ...

打完蓝球回到宿舍,匆匆茫茫的洗完澡,换上干净的衣服,戴上一条黑白相间的围巾,便向自修室匆匆赶去。

他在电话中约她在古桥会面,而后同去A城,她答应了。

刚一走出宿舍楼的大门,一股刺骨的寒风迎面扑来,从我的耳旁呼啸而过,我不禁打了一个冷战。穿过林荫小道,猛一抬头,一轮金黄色的月亮悬挂在树梢上,皎洁的月光穿过缝隙洒了一地。那一刻我才真正的意识到,冬天真的到了!

交往二年了,他们淡如水地交往着,也许细水才能长流,隐隐约约的,忽远忽近地,这才能产生美吧!她常常这样想,电话一通,他首先就是吃饭了吗?简约几句话,在“注意身体”中告终,没有依恋的爱意流露,也没有刻意希求。

上海的冬天除了冷还是冷,其它有关冬天的韵味在这个灯红酒绿的城市里不曾留下一丝的痕迹,除了偶尔在早晨能见到一层薄薄的霜外,连一串冰珠子也找不到。此时我不由得感到一阵落寞和遗憾。

走在前往古桥的路上,脚下的雪有轻微声,枯枝有雪依偎着,寒冷而不失暖意,在风中咯吱响,她忽然想起自己曾写过的《月亮居》中一段雪中的场景,心中一阵酸楚。

此时不由得想起了家乡的冬天。

在这样的雪天里,外行者不只她一人,雪地上密密麻麻的脚印有证,她踏着别人的脚印,不觉到古桥了,不远处的一个个古桥依稀可见。她是忘了问他在哪一个古桥相见,而她又恍然间明白她早已忘记了他面部的细节,仅有一个模糊的轮廓,也难怪,不见已时隔一年,在这一年里,她在她自己的生活圈子里,他在属于他的生活圈子里,各自有着各自的生活经历,从未有交汇过。她不知道该向哪一个靠近,她本想他会主动迎上来。可没有,难道他还没有来,她低头看着脚下的雪,有人站在了身边,她抬头看了看他,嘴张了张,千言万语竟不知道从何说起,只有轻轻地一句:“你终于来了。”

我的家乡在遥远的大山里,哪里虽然没有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也没有闪烁的霓虹灯,但是却有一个完整的冬天。

她随他置身于人群,深深的孤独感袭来,他感受到了她细微的变化,自我陶醉般地讲着一则笑话,她没有用心听,也没有听懂,淡淡地笑着,目光在人群游戈,他突然停下声音问她:“我讲到哪儿了?”“今天真冷。”她看了他一眼,接了一句。

每当秋菊开尽,寒梅待放的时,冬天的脚步也就近了。家乡的冬天通常都来得静,来的奇。忽有一天清晨,当你打开大门眺望远处的山峰时,你会惊奇的发现,不经意间枯黄的山顶戴了一顶雪白的帽子,山间还有云雾缭绕。

大街小巷挂满了火红的灯笼,她突然感到快到元宵节了,新年伊始,而她的前路在浓重的雾里是个谜,她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他好像也索然无味,简单地吃过午饭后朝回走,她没有注意到,“书店,进去看看。”他知道她的所爱的,她心中有了暖意,径直走到经典名着处,没有买之意,只想随便看看,他刹那间不见了踪影,她纳闷着随手翻阅《飘》,沉浸在瑞德博大,深广的爱中,许久许久,她感到两脚都麻了,才站起放下书环视四周,怎么不见了他呢?她走出站在大门口等他。他从里面终于出来了。

每当见到此景的人都会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不由得感叹一声——“下雪啦!”此时躲在被窝里的人儿,也会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所打动,此刻严寒也无法抗拒他们想要起床的冲动,于是咬着牙,打着哆嗦,穿上冰冷的衣服,只为目睹冬天里的第一场雪。

她又是随他来到一个偏僻的角落,他们坐了下来,“我有必要表白,你是我今生遇到的最好的女孩,也是最让我心动的女孩,你呢?”她似是信地笑着:“我不知道。”他的手机响了,朋友告诉他回公司票订好的消息,谈话已无需进行,她跟着他进了银行,她惯性地站在他身边,她看到他眼睛的转动,她这才意识到她的幼稚,忙走离他,脚确实累了,她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冬天里的第一场雪就这样与山里的人们不期而遇,然而接下来的几天,真正的冬天才正式拉开帷幕。

第一次进银行,不是存取钱,而是看别人,这是多么大的缺口,我哪一天能走进银行,也有属于自己的存折呢?她的心流动着,眼睛专注着银行的每一角落,他在用余光扫视她,身子摭住密码键,她苦笑了,目光投向路上的人群:“对不起,密码错误。”她感到时间太漫长了,收回目光,她把身子扭向门外,想让他彻底放心。“对不起,密码错误。”她感到时间仿佛一世纪漫长,余光能看到他把密码键遮得严严实实,一动不动,好像在深思什么,她抬眼看门外的上空,蓝天白云并不是那样清晰,是多云的天气。多久了她不想思了,她的身心跨回了童年,回到了儿时玩的扮新娘的游戏。她感觉到他数钱的动作,即而猛转身看她,她打了个冷战,不自觉地用双臂环紧自己的胸口,她正在荒唐地和一个陌生人做着无形的手语游戏,而她浑然不知。

经过深秋的洗礼,世界变得如此沧桑,寒风扫过,落叶飘零,有些树枝突兀的只剩下枝条,泛黄的世界,好不凄惨,唯独那松柏还保持着青春的颜色。在这个残缺的世界里,蓦然间变得变得一片寂静,甚至听不见一声鸟鸣,只有那潺潺的流水,还在永不停息的演奏着它那千古不变的乐章。

又置身于流动的人群,她久久未动,他莫名其妙地盯着她。“对不起,我不想跟着你走了,我在找我在的感觉,我们分路回家吧。”

这便是大雪来临前的征兆。

忽一刻,一朵洁白无银的雪花从天而将,不经意间落在了你的手上,瞬间又化作一滴晶莹剔透的水珠,冰冰凉凉的。此时你的嘴角会微微上扬,抬头仰望天空,世界披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连远处的山峰都变得模糊不清。

渐渐的天空中飞舞的雪花变得密集起来,鹅毛般的大雪铺天盖地从天而降,犹如千万天兵下凡,飘落在你的肩头,你的发梢,你的脸颊,一丝丝的冰凉脉动着你的心灵。然而世界仍然是一片寂静。

初到的雪花落到地面,瞬间消失无踪,仿佛这个世界它们从未来过。

本文由betway88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短篇小说:赴约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