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书评随笔 2019-11-05 15:3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betway88 > 书评随笔 > 正文

短篇小说:流淌在山海间的时光(续)

摘要: 六、领导者的艺术有出息的小欧在青年干部中脱颖而出,成为一颗耀眼的基层领导干部新星。不但是干部群众对他趋之若鹜,更是乡政府为数不多的女青年心目中的偶像。上任伊始,小欧就马不停蹄地召开新班子会议、布置任 ...

摘要: 四、一厢情愿扬声器里发出的声音,灌满了赤壁乡会议室的空间,大耳乡长在作重要讲话,他强调:当前重之重的工作,是维护社会安定稳定。维稳显然成为会议的主题了,会议还部署了维稳的具体任务和措施。我们拆迁取土 ...

六、领导者的艺术

四、一厢情愿

有出息的小欧在青年干部中脱颖而出,成为一颗耀眼的基层领导干部新星。不但是干部群众对他趋之若鹜,更是乡政府为数不多的女青年心目中的偶像。

扬声器里发出的声音,灌满了赤壁乡会议室的空间,大耳乡长在作重要讲话,他强调:“当前重之重的工作,是维护社会安定稳定。”

上任伊始,小欧就马不停蹄地召开新班子会议、布置任务、找人谈话,有条不紊地开始施政。

维稳显然成为会议的主题了,会议还部署了维稳的具体任务和措施。我们拆迁取土组,新增加了维稳工作,以及群众工作的任务,我们组的人员也相应增加了小欧,现在可是热闹些了。

“晓月,欧乡找你。”通讯员跑到我房间叫道。

听说是要解决群体性上访事件,有人反映钢铁项目夹带铬铁项目,污染十分厉害,群众意见纷纷。这任务可没有好果子吃,还好我们组有男青年主阵。

“知道了。”我丝毫不敢懈怠,边应声边急匆匆赶往欧乡的办公室。

和有共同语言的小东、小欧在一起,不失为一件幸事,特别的小欧还是我的中学校友,前不久还向我示爱过,因此,与他们在一起工作,我心里觉得踏实了许多。

我轻轻地敲下欧乡的门。“进来。”一声响亮的回应传出后,我就推门入室。顿时眼前一亮,欧乡办公室已经修茸一新,豪华的办公桌、沙发椅整齐的排列在那里。

小欧有魄力,能独立地开展工作,现在组织上宣布由他负责小组工作了。小欧就雷厉风行,立即安排人员到位到岗,把小组再分成几个小分队,我就被分配和他一起成俩人小分队。

“请坐。”一声干脆利落的声音,从欧乡喉咙传出。我就躬身坐在沙发上,欧乡在对面的办公椅上翘着二郎腿,语速变慢:“我最近很忙,你有什么要求和建议,就讲讲吧。”

项目工地上一片热火朝天,人声鼎沸。机器的轰鸣声和工人的吵闹声混和在一起,显得混乱不堪。工作队现在要去周边乡村解决一些项目建设的具体问题,为加快推进项目建设做好服务。

我一时也想不出什么要求和建议,只想还没有明确答复欧乡的个人问题。欧乡无疑是一名杰出的青年,乡里的三名女同胞现在对他都刮目相看,他在婚姻市场中极具竞争力。此时,我的心绪变乱了,怎么才能说起个人的事呢?

我们小分队立马投入到一线去,可是紧要关头我的胃又不争气了,不时地隐隐作痛,于是就迷迷糊糊的跟小欧深入群众。

沉默……,我本来就不善于言辞,加上这会儿的紧张,成了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

“群众还反映领导上的问题,我们要注意疏导。”小欧作了提示,我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反正由你担当着吧。

“上级的巡视组马上就要来我们这里了,他们会找人谈话。你要和党委保持一致,要统一思想,认清形势,使我们领导班子的业绩得以肯定。”欧乡慢条斯理地开口。

小欧果然利索,风风火火地抢先行动。经过一番入村、入户的动员说服,村民不满情绪得以安抚,工作取得了初步成效,我们在各小组里率先完成任务。出色行动成效,得到乡党委领导的肯定,还在乡政府的全体干部职工会议上表扬了小欧。小欧如沐春风,工作更加肯干。

我松了一口气,紧接着说:“我知道的。”原来当领导只是关心自己的政绩,个人进步是第一要务吧。这还不好办吗,我到时说好话就得了。

我们小分队连续几天的走村入户,既有效地安抚了群众的不满情绪,又拉近了小欧和我的距离。我不由地对他感到几分钦佩,效果是令人满意的。

不过话说回来,也有年轻人私底下在议论着。小东就说过:“小欧真是水里拉尿—看不出,怎么就他会提拔?不就是会巴结加拆台吗。”但是欧乡现在毕竟是领导,只能说说而已。

小欧眉飞色舞地告诉我:“跟我一起干,你就不用愁了。”我下意识到,还没有给他一个满意的个人问题的答复,心中恍然若失。有些歉意地点了下头。

我关心又当心的事情欧乡居然没有提及,我就放松了心情。欧乡现在举手投足间折射出一股庄严而高傲的气质,俨然一付领导气派。

虽然在同一个乡镇,能在一个小分队工作还是第一次,何况我们还有着鲜为人知的个人关系。

“没有其他事,我先告辞了。”我小心地说。

小欧情不自禁地拉起我的手说:“我们回乡里吧。”我真不好意思在大庭广众下和男青年手拉手,就甩掉他的手,大步地往前走了,想保持一定的距离。小欧在工作中,会经常这样的表示出迫不及待的爱意,弄的我好不尴尬。

“恩。”欧乡有点爱理不理的样子。我就知趣、急忙地走开了。

“叭、叭……”突然从不远的工地传来几声巨响,真是来了及时响,使我摆脱了困境。我们两人都回过神来,不约而同地往工地望去。

事物变化往往是出乎意料,人和事的变化更是匪夷所思。

糟糕,一大堆群众涌向工地,还推倒了钢管架,砸碎了水泥板。又是村民来阻止施工了,怎么办?是我们的工作还没有做好?还是群众蛮横?我真不知所措。

深夜,我从梦乡中醒来的一件急事就是要解手,宿舍走廊灯光闪烁,我就起床和衣走到公共卫生间。当我出来时,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女生身影,从欧乡的宿舍里面轻轻的推门出来,打着赤脚蹑手蹑脚地走到楼下去,我仔细一看,原来是旗村支书的女孩。

只见村民高举着《维权》的牌子,情绪激昂,蜂拥而上,围住施工管理人员,不让施工建设。

真让人大跌眼镜。一向追求上进的欧乡,仕途刚开始通畅的时候,竟干这等苟且之事,他们谈恋爱是不可能的,这女孩才14岁呀。不过当了领导自然有领导的活法,我就不往其他方面想。

小欧看见这种情景后就讲:“现在当地群众主要是反对大耳乡长,他在征地拆迁中,瞒上欺下、中饱私禳,违规拆撤群众房屋,引起了群愤。我们应该三十六计,走为上,没有必要给大耳擦屁股。”

我又一次感到困惑。

小欧接着说:“马上打电话叫防暴警察来。”还是小欧有办法,使出金蝉脱壳之计来。

小东今天下午刚告诉我说:“欧乡现在向团委女书记展开了猛烈的爱情攻势了。”我才如梦方醒,潘乡所以对我变得如此冷淡,也是情有可原,相比之下,团委女书记身材高挑、长相清秀,自己也是高度不如人家。我只是说:“原来如此。”就无语了。

经过一番手忙脚乱的打手机后,片刻时间就听到警笛鸣声从远而近,警车呼啸而至,我们就象卸下了一付重担。

想不到的是,欧乡在开展正面出击的同时,又另辟游击战场了。怪的是这世道变得太无常了,我对基层工作、生活的美好憧憬,也变得模糊不清起来了 。

五、新官上任

七、风雨的考验

“听说大耳乡长进去了。”消息灵通的小东碰到我时,神秘兮兮的说。

沿海地区的台风季节,天气变化得喜怒无常。早晨还是阳光明媚,转瞬间,乌云渐渐地密布起来,大有风雨欲来风满楼的态势。

“去哪里?”我一脸茫然地问。

市防讯办发出紧急通知:今年“乌龙”台风正面袭击我市,请各级要做好防台抗风工作,确保万无一失。

小东紧张而又不解地靠前,嘴巴凑到我的耳边:“你真的不知道?他被两规了。”我感到自己有些不合时宜,对一会儿被组织上“压担子”,一会儿被纪委“进去了”等名堂,都有些莫名其妙。

灾情就是命令,我们赤壁乡包村干部都深入一线,布置防台措施。经过一番番走村入户后,基本上把村民的安全安排妥帖。

看见乡里的同事们有的交头接耳,有的窃窃私语,似乎有什么突然的事情发生,再仔细看他们的表情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须臾,阵阵狂风袭来,树木摇弋,暴雨倾盆,台风无情地肆虐着山野和民房。山洪象猛兽一样地冲出山谷,淹没田野……

显得最为欣喜的莫过于小欧,他双手倒背,迈起八字步,悠闲地在院子里度着,脸上笑眯眯的,一副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的样子。

我们负责旗村片区的小组,冒着迎面的狂风暴雨,紧急疏散危险地带的群众。把他们从地灾点,或者危房内呼唤出来,集中到相对安全的村小学里面避风。

也有个别乡领导班子成员显得诚惶诚恐,连走路都匆匆忙忙,生怕受到牵连,宛如丧家之犬。乡政府的运转也显得凌乱,各人的分工事项倒是可以缓一口气,只有这个才是不幸中之万幸。

我们一边分发方便面、矿泉水,缓解燃眉之急。一边安排群众进行抗台防风。

出现这般情景,我十分纳闷。就跑去向小东请教究竟是怎么回事,小东只是蜻蜓点水般地透露出:“大耳乡长在征用土地,引进项目中,得了不少好处,市纪委正在查他。”

新闻记者也闻风而动,深入一线报道干部群众抗击台风的情况,采访先进事迹。

小东还特别交代说:“听说大耳乡长在省城买下别墅,还入股建华集团公司开发建设大项目呢,这事可不能跟别人讲耶。”“我知道的,别担心吧。”我说道。

记者正在乡政府伺机捕捉新闻信息,忽然看见嘴巴旁边包扎着纱布的欧乡,犹如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如此在抗台的紧要关头,有明显的负伤标志,能坚守一线的领导。真让记者眼睛发亮,三名记者就立马上前进行采访。

反正我是局外人,说起这些事都是一问三不知,好的是近日里清闲了许多,少了经常开会和落实任务给我们,更不用去听大耳乡长扯高气扬的重要讲话了。

“欧乡长,您是怎么负伤的,又是怎样带领群众救灾的。”话筒对着欧乡。

小欧的高兴果然很灵验。

“没事,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欧乡略显不安,然后心不在焉的回答。

两天后,组织上就宣布由小欧任赤壁乡党委副书记、乡长,主持乡政府全面工作。

“我们乡及时部署,防范未然,没有人员伤亡。”欧乡看到新闻记者就幡然醒悟,想借此机会宣传一下工作成效。“咔嚓”照相机的快门声音响起,拍摄下抗台前沿的新领导形象。

各位同事从窃窃私语的交谈中,也转为欢声笑语的祝贺,乡政府的气氛犹如天气预报说的一样,由阴天转晴天,弄得小欧整天乐呵呵的,一脸西兰花。

第二天,市晚报的头版上,赫然登着欧乡脸部受伤的照片。一篇《抗风负伤 坚守一线》的报道传遍全市。

当晚,乡政府食堂里面更是热闹非凡,一派弹冠相庆的场面,酒杯交错,敬酒声不绝与耳。

报纸分发到我们手里,更是引发一场热议。大家对领导带头深入一线,并且负伤救灾的先进事迹,都赞不绝口。但是人们在敬佩之余,都说没有人看见欧乡是什么时间受伤,怎么受伤的,也没有人看见他去哪个村开展防风工作。无人知晓的事迹,吊起了别人的胃口,更显得神秘。

小欧在食堂中忙的团团转动,频频举杯:“感谢各位关心、支持,关心支持!”大伙都喝得满面通红,还是不断地涌向小欧敬酒,生怕错失恭敬的良机。

乡机关几个年轻人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就去追踪探索新闻的源头。

对满桌的山珍海味,我是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只是名副其实的应酬。

两天后,小东神秘兮兮的对我们说:“原来欧乡脸上的伤是小姐咬的。”又一爆炸性新闻出现,听的我都目瞪口呆。

城头变换大王旗,领导人物的变换犹如戏剧舞台,锣鼓声起官员就粉墨登场。短短的乡镇工作阅历,使我也开阔了眼界。

接着小东把探听到的消息告诉我们:“台风来临的前晚,欧乡被人请去吃饭,酒足饭饱后就到KTV唱歌,他由于酒醉就跟小姐亲热的过于用力,弄得小姐狗急跳墙,咬了他的嘴角以求自保。”

我觉得现在唯一的好处是小欧主政乡政府,应该会公平和廉洁些,也许会照顾我们女同志吧,当然有些事是心照不宣的。

本文由betway88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短篇小说:流淌在山海间的时光(续)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