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书评随笔 2019-11-09 15:0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betway88 > 书评随笔 > 正文

军营往事(70)歌声伴我军旅行

摘要: 爸妈当年也是熊孩子, 快来围观熊爸熊妈当年干下的熊事儿!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20日书讯:近日,曾颖新书《爸爸妈妈的青春》由江西高校出版社出版。曾颖, 笔名纸刀,1969 年10 月出生,1990 ...

说到唱歌,在二十年前,还算可以。那会年轻,中气也足,加之天生的大嗓门,唱出来的歌多少还算不能要人命的(以前唱的是歌曲,现在唱的是催魂曲。有人曾戏说:要想死地快,老邓唱歌来!所以,为了让大家多活几天,我基本上不去歌厅的。)。

图片 1

当连长那会,有次和战友在一酒店吃饭,那会有卡啦OK的地方还不多,正好那个里面有。酒过三巡,在大家的起哄下,我唱了一首《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中国》。应该说,这首歌有些难度,现在叫我唱,打死我,也唱不出来的。当时唱完后,引来相邻包间的一个据说是个专业的音乐人,用一口比较纯正的京腔说我唱的不错。那会,骗子也多;而且,我也不是别人说几句好话就不知南北东西的人。不管怎样,多少是有人注意了。

爸妈当年也是熊孩子, 快来围观熊爸熊妈当年干下的熊事儿!

实际上,在儿时,多少还算有点音乐细胞的。旋律优美、歌词动听的歌曲,基本上听过顶多三次,自己就可以唱出来。印象中有一首叫做《台湾同胞我骨肉兄弟》的歌曲,也没人教,就是收音机里跟着学,居然就会了!没想到,唱歌在部队还派上用场了。

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20日书讯:近日,曾颖新书《爸爸妈妈的青春》由江西高校出版社出版。曾颖, 笔名纸刀,1969 年10 月出生,1990 年开始文学创作,主要从事杂文和小说创作,作品散见国内众多知名报刊、网站和选本。曾获“冰心儿童图书奖”“夏衍杯电影剧本奖”和“最受读者欢迎的小小说奖”等多种荣誉。曾被聘为教育部“十一五”写作课题专家。

到部队的第一天,班长见大家都收拾停当,便叫我们拿马扎集合,在介绍了基本情况后,就教我们唱《团结就是力量》,我当时感到非常惊奇,部队还要唱歌的。学完一首歌,怕有人滥竽充数,新兵班长偶尔还要我们一一过关的。往往这个时候,我就可以显摆一下的。不过,在学了几首歌后,不光要会唱,还要会指挥。唱歌应该说难不倒我,可指挥歌,从来没有过的。那会,都有虚荣心,也都想进步。不会,就学吧!看着班长如何比划,自己上去也笨拙地划拉着双臂。经过多次的磨练,终于算是可以比较轻松自如地指挥了。

编辑推荐 所有的青春没什么不同,每一代的轨迹其实都有相似之处,只是站在岁月的两端,我们觉得不一样了,那是因为我们观察的角度变了。当我们是孩子时,不理解爸爸妈妈,而当我们是爸爸妈妈时,不理解孩子,其实,爸爸妈妈的青春,和孩子的没什么不一样。

那会,正是奥地利指挥家卡拉杨生命的最后几年,偶尔在电视里看见他指挥时,自己也跟着一起比划着。大师级的指挥确实不凡!八八年,卡拉杨逝世后,小鬼子出生的小泽征尔差不多是卡拉杨的关门弟子。这家伙继承乃师的衣钵,纵横乐团许多年。从这些世界级的大师的指挥里,多少领略到音乐指挥的乐趣。

内容提要

《爸爸妈妈的青春》收录了作者在《读者》开设的专栏“爸爸妈妈的青春”中的36篇专栏文章,通过讲述父母的青春,串起两代人的交流与沟通。《那一年,我们去唱对台戏》《笔友》《1983年那次不成功的流浪》《妈妈为什么恨外公?》《窃书记》《成长就是离开》《初吻与爱情无关》《刀尖指向父亲的胸膛》《与衣服较劲的那些日子》《初恋那件“坏”事》《青春的别名叫恶作剧》《改了十次名字的青春》《我曾是个如假包换的混蛋》《叫起立偏要趴下》……,所有这些文章,无不告诉孩子:孩子,其实你并不孤独,爸爸妈妈当年也曾是熊孩子。你的困惑、你的纠结,父母都曾有过,只要正确积极面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当连长那会,连队每周三晚上都是学唱歌曲。每半年,连队至少要搞一次歌咏比赛。主要目的是陶冶情操,活跃连队文化生活。有人说,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虽然战士们文化程度都不是太高,但基本上每次歌咏比赛,都能够弄出些让你意想不到的花样。

章节试读

那一年,我们去唱对台戏事过多年,我仍然记得大街上那片经久不息的掌声和口哨声。那是1985年,我15岁,县里像电视里一样搞起了歌咏比赛。比赛形式有点像如今的选秀,先要海选,那时叫初试,然后是复赛,最后是决赛。那阵势,像过节一般热闹。比起全封闭的文艺调演和晚会来说,这种半开放的选拔,也算是为跃跃欲试的年轻人开了一个口子。当时唱歌的主流,是美声和民族唱法,通常是把话筒立在面前,男的穿中山装,女的穿大红裙,手捧胸口,唱得字正腔圆。而流行歌曲,也就是当时所称的通俗唱法,还不被当成一回事。虽然听邓丽君的歌已不再会被派出所抓了,但拿着话筒边扭边唱,还是被看成不正经的行为。此前几年,有位海军歌手因为唱《军港之夜》,差点被打成反革命,罪名有两个:一个是歌词里有“让我的水兵好好睡觉”,说是消磨革命斗争意志,士兵得睁眼警惕,而不是睡觉;另一个罪名便是拿着话筒唱歌,像歌女。儿子,之所以不厌其烦地给你交代这个背景,是想让你明白,爸爸参加的人生第一场选秀,是在什么样的氛围下进行的。就像所有十五六岁的年轻人一样,那时的我和同学们,都向往新鲜而活泼的东西,而唱歌跳舞,无疑是最具这两种特色的东西。这一点,与你们青春岁月的喜好,没有什么差异。当时的我们,为了寻找到一首新歌,可谓费尽了心思,或在更深夜静时偷听港台电台,或用录音机到电影院录新歌,或跑到省城去买翻录带,或用粗糙的数据线接到电视上录嘈杂的歌曲。总之,那时的我们就像喜爱新衣服一样喜欢新歌,而且将“新”作为衡量一首歌的唯一标准,羡慕别人唱没听过的歌曲,鄙视别人唱已经老旧的歌曲。但歌咏比赛的评委爷爷奶奶们却不这么认为。初赛那天,我们全班报名的14个人,有12个被刷了下来,大多数只唱了两三句就被叫停了。最惨的一位同学,上去一亮相,还没张嘴,就被吆喝下来了,因为他自以为很酷地把衬衣下角绑在肚子上,让台下的评委们很看不顺眼。总之,我们那天被这群自幼唱川戏的文艺老骨干们叫停的理由不是台风不正就是嗓子不亮,要么就是歌曲的价值取向有问题——中学生娃娃,怎么可以唱爱情歌曲?对爸爸妈妈的爱也不行!这哪是唱歌比赛啊?简直就是一场必须政治正确的宣传活动嘛!所有评价标准,与唱歌都没有必要的关系……

有一年,营里组织歌咏比赛。那会,指导员正处在闹转业的时候,我提醒他几次,说要准备歌咏比赛的事,他光嗯也没什么行动,我也就不好再说啥。虽然讲分工不分家,毕竟文艺活动是思想政治工作范畴,你真把人家的活干了试试?那叫砸人家的饭碗,即便别人不干,你也不能去干,除非别人找你替他干。即便现在,我也是如此,自己的事自己干;别人的事,千万不要抢着干。那可不是学雷锋!营里的歌咏比赛已经布置了快两周,周六就要比赛,到周五,我们连队还没有动静。我干着急也白搭!周五晚上,驻地干部回家过周末了,我寻思明天上午就要比赛,怎么着也不能弃权啦!集体活动,重在参与!一个营就三个连队,我们一弃权,就不好玩啦。那个周五晚上六点半,我组织连队学歌。用了两个多小时,教大家唱,并根据歌曲的风格编排出不同的动作。因为是两首新歌,要想大家在两个小时内学会且步调一致,实在是有点难度。第二天,我亲自指挥,大家虽然精神饱满充满激情唱完了比赛歌曲,毕竟只有两小时,最后结果是我们连队居然还是第二名。我那同学老任在比赛结束后说,老邓,你用两小时干败阿黄(阿黄,三连指导员)两星期!

专业点评

所有的青春没什么不同,每一代的轨迹其实都有相似之处,只是站在岁月的两端,我们觉得不一样了,那是因为我们观察的角度变了。当我们是孩子时,不理解爸爸妈妈,而当我们是爸爸妈妈时,不理解孩子,其实,爸爸妈妈的青春,和孩子的没什么不一样。

97年,韩红的《青藏高原》响彻华夏大地。这首歌也实在太好听啦,于是,在明水搞演习的空闲时间,我教会连队战士,使得大家都能唱了。那知道,回临沂后,我干了一件今生臭得不能再臭的一件事。

演习结束,我们班师回营。刚回部队第二天,正赶上部队集会。集会前唱歌,是部队的传统。那天,我记得我们连队在礼堂的东南角。为了让大家看到我的指挥动作,我站在椅子上指挥连队齐唱《青藏高原》。哪知,我起的音高了,连队战士唱不上去。这样,原本齐唱变成了我的独唱。关键是我还不知道,还在闭着眼忘情地指挥着。一会,感觉不对劲,怎么回事,猛地一看,毁啦,狠不得把地下挖个缝!我的歌声一停,整个礼堂传来一阵暴风雨般的掌声!

本文由betway88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军营往事(70)歌声伴我军旅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