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现代文学 2019-11-09 15:0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betway88 > 现代文学 > 正文

张若兰博士撰著《明代中后期词坛研究》由中国

《明代中后期词坛研究》封面

明代词史约有四派,即明初遗民词派、明前期吴门词派、晚明艳词派和早期柳洲词派。

作者简介

明词;群体流派;四派;二体

张若兰,1980年8月生于四川省成都市。2002年7月,毕业于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获文学学士学位。2002年9月,续于本院师从吕肖奂教授,攻读中国古代文学专业唐宋方向硕士,并于2005年7月获文学硕士学位。2005年9月,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师从刘扬忠教授,攻读中国古代文学专业词学方向博士,并于2008年7月获文学博士学位。2008年7月至今,于大理学院文学院工作,主要从事中国古代词学方面的研究,并在《文学遗产》、《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等刊物发表有关学术论文多篇。

明代词史约有四派,即明初遗民词派、明前期吴门词派、晚明艳词派和早期柳洲词派。

内容简介

明代词史的“四派”

明代中后期词坛历经从成化初至万历末的一百五十余年,是明词发展的重要阶段。本书着力研究此期词坛,力求全面而立体地揭示其特定状貌及形成原因。为此,本书分为上下两编展开研究。上编为词史的纵向梳理,以时间为线索,以词人为串联点,分别勾勒成化、弘治,正德、嘉靖,隆庆、万历词坛的发展脉络。下编为词坛生态的横向研究,分别从传播与接受途径、创作模式,对前代词学成果的选择与接受,创作目的、社会功用与词的题材选择,词与其他文体的关系等角度研究此期的词学生态。通过上下编的综合研究,明代中后期词坛的发展历程及词学生态得到了较为清晰的呈示。

明初遗民词派,主要成员有谢应芳、倪瓒、梁寅、邵亨贞、邾经、顾阿瑛等人。按照传统的判断标准,他们入明之后不再出仕,应属元人或元遗民,但入明后依旧健在,甚至比刘基、杨基、高启等明初词人更长寿,而且词作往往可以系年,因仿钱谦益《列朝诗集》“甲前集”之例,作为明初词坛的一个特殊群落。这些遗民词人多隶籍于江南松江与苏州一带,因为此处为张士诚故地,故入明之后备受压抑。在入明之后的词作中,有阅历沧桑、忧患飘零的深沉悲慨,有力求超脱、忘情世事的野逸自放,也有刻意显示殷顽姿态的高老生硬,以及历代遗民诗文中常见的荆棘铜驼之伤。特殊的时代背景与感情基调,使之形成沉郁顿挫、梗概多气的艺术风格。

张若兰《明代中后期词坛研究》序

吴门词派的主要成员为沈周、祝允明、唐寅、文征明,以及徐有贞、吴宽、史鉴、杨循吉、陈淳等外围人物。这实际是一个涵盖文学、艺术等多个分支的区域性文化流派。论书法则称吴门书派,论绘事则称吴门画派,论文学则称吴门诗派或吴门词派,实际都是以同一个文人群体为基本阵容,不过论绘画会加上仇英、陆治、钱谷,论书法会加上李应祯、王鏊,论诗文则加上蔡羽、王宠而已。而多种人文艺术的兼擅与互动,既是这一文化流派的最大特色,也是造成某种艺术形式左右逢源、转益多师、互动互渗、出新变化的内在原因。一方面,如果没有书画艺术的专长,像未入仕途的沈周、唐寅,以及短期出仕又辞官还乡的祝允明、文征明等就不会活得那么潇洒。另一方面,如果没有诗文词曲方面的文学造诣,他们的书画艺术也不会有这么深厚的文化底蕴。而且,集多种人文技艺于一身,也潜在影响着他们的人生观念与价值取向,使其在出处辞受之际,能表现出更为潇洒的人生姿态与创作风度,因而重塑了一个与往古有别的全新的文人群像。

刘扬忠

一代有一代之艳词。明万历年间以后,伴随着思想解放的风潮,在文学艺术方面,受艳情小说、戏曲及时调民歌的影响,晚明艳词应运而生。以年代论则自万历以至清初,以地区看则主要以吴中地区即苏州、常州、湖州、松江、嘉兴、杭州一带词人为主。此派的兴起以王世贞的词论为理论基础,以杨慎、高濂等人为前驱,以吴鼎芳、顾同应、董斯张、施绍莘、单恂、徐石麒、彭孙贻、沈谦等人为代表性词家。晚明艳词体现出与宋代截然不同的审美趣味。宋代艳词重在情,晚明艳词偏于趣;宋代艳词言情恳挚,深沉婉曲,虽写男女之情,却每可用于人生理想之追求或永恒企慕之境界;明代艳词偏重描绘女性体态,言语间每有傻角小生猎艳之意。宋代艳词绮艳而偏于感伤,晚明艳词则多科诨喜剧意味。世俗化、喜剧化、民歌化,或可称为晚明艳词的三大特色,一定程度上亦可视为“明体词”的特色内涵。

现任云南大理学院文学院教师张若兰的这部学术著作——《明代中后期词坛研究》,是用她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文学系古代文学专业词学研究方向学习时所完成的同题博士学位论文精心修改润色而成的。作为她的博士论文的指导老师,我认为这篇论文选题很好,具有开拓词学领域和填补研究空白的意义,所以有必要联系词学和明词研究的历史与现状,简单地为之介绍和评论一番。

晚明柳洲词派亦可称前期柳洲词派,在江南地区兼跨明清的诸家词派中,柳洲词派兴起较早,且因为有《柳洲词选》为文献载体,比较容易界定。根据词人生卒行状及词作系年,在前后期共约200家词人中,属于前期柳洲词派者至少在55家,作为代表人物,王屋、钱继章、吴熙、曹堪等“柳洲四子”在崇祯八、九年之间一次性推出个人词集,以及陈龙正所作《四子诗余序》,或可看作前期柳洲词派形成的标志。前期柳洲词派与云间词派同时而略早,不宜视为云间之附派。两家差异甚为明显。就创作主体的人格形象来说,云间词人更多文人气,才子气,风流倜傥,才华艳发,而前期柳洲词派中人则多刚方之士,有儒者气象;以词作题材主题而言,云间多“春令”之作,伤别念远,含情凄楚,柳洲则虽有少量艳词而不主一家,尤多写自然风物;从词作风格来看,云间词类不出乎“绮怨”,柳洲词则以“清越”为主导风格。在前期柳洲词派的各家作品中,“清”字或可引申细分为清淡、清雅、清疏、清空、清秀、清越,但无不以“清”字为词根,实即以“清”字为主调。

上个世纪末,我与国内著名词学家严迪昌、钟振振、王兆鹏,我们四个人一起,应《文学遗产》编辑部之邀作了一次题为《20世纪词学的传承、变革与格局建构》的对话。在那次对话中,我对词学研究中久已存在的对明词评论的偏颇和研究的严重不足发表意见道:“清初以来,词话家们就纷纷作评论,认为明代的词不足道,甚至断定‘词亡于明’。前几年,《全明词》主编者之一张璋先生依据自己掌握的大量资料,发表文章驳斥‘词亡于明’的旧说。据他介绍,《全明词》共收明词人一千三百多家,词作二万多首,这个数量与《全宋词》大略相等。他认为:从这些作品的艺术质量来判断,明词是比不上宋词,但轻言‘词亡于明’则显然是违背事实乱下结论。这个情况表明,至今为止,除了《全明词》的编者之外,词学界很少有人全面认真地接触过明词的资料,当然就更谈不上进行研究和评论了。从整个词史上来看,明代确是词体文学中衰的时期。但‘中衰’不等于断流和空白,它仍是词史上有机的一环。说它是衰落期,也须探究衰落的原因,弄清衰落的具体情况,以便清晰地勾勒出词的发展脉络、走向和规律来。这样的工作一直还没有人动手去做。……我想,随着观念的更新和资料问题的解决,明词、清词这两个词史研究中的空白地段将会被填补起来。”我这样说了之后,严迪昌先生马上呼应我道:“目今两宋以后的词的历史尚未能有足够研究,不仅明词究竟态势如何,金元词也同样未深入的作整体的审辨与把握。就是清词,尚有许多方面还有待深入探究。词史之著无疑是词学研究的重要工程,如果两宋以后词的历史不去研究,词史大概是写不好的。我希望在今后能形成一支小队伍专研两宋以后词。但这应是一支学术队伍,不是满足有几本或几套书。”从那时起,时间过去了十年,明词研究确实有所推进了。相关的文章我们见到了一些,尤其是有了严先生高足张仲谋的一部简明扼要、线索清楚的《明词史》,让人可以稍感释怀地说:明词研究已经打开局面,有不少成果了。但是后来所发现的情况并不那么乐观,明词研究的局面并不开阔。直到目前为止,词学界对明词的研究从整体上看还十分薄弱,严迪昌先生所热切期待的“专研两宋以后词”的“一支学术队伍”迄今还未形成,除了张仲谋君的稍嫌简略的《明词史》之外,明词研究应该出现的“几本或几套书”迄今也未出现,对作为明词发展重要阶段的明中后期词坛的研究更是十分欠缺。不但如此,明词、尤其是明中后期词自古及今还饱受訾议,被定位为词体文学的中衰甚至就亡的时期。明词真可简单地判定为“衰落”就完事了吗?

明代词坛的“二体”

鉴于以上的情况,张若兰这部著作在很大程度上廓清了历史的迷雾,梳理清楚了明词的发展演变过程,描绘出明中后期词坛生态,从而给予这一历史阶段词的发展以实事求是的定位和评价。文章观点正确,方法得当,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立论有据,材料翔实可靠,论证严密,行文流畅,引证符合规范。本文对学术领域的开辟,大而言之有两个方面:一是对明中后期词第一次进行了确当的分期,并对其发展演变过程进行了系统、细致而深入的探讨和描述;二是引入词坛生态研究,梳理明中后期词与诗文、与曲、与小说等的关系,描绘出了明中后期词的特殊状貌。稍微细一点观察,这部著作在许多具体问题上学术创新比较突出,有一些明显的闪光点:1、著作的上编,系统而细密地梳理和描绘了整个明代中后期词坛,从而消除了过去明词研究的论文和著作中的两个盲点,一是地域词派研究不足;二是对类似或相关的词学现象缺乏打通的观照,缺少联系分析。2、著作的下编,引入词坛生态研究这个全新的课题,一是梳理和描绘了明代中后期词的传播、接受途径及创作模式;二是从纵向坐标的角度分析明代中后期词坛对明前词学成果的选择与接受;三是从社会功能、创作目的的角度分析了明代中后期词的题材选择倾向;四是系统地梳理和描述了明代中后期词与诗文、词与曲、词与小说等的关系,揭示了此期词之所以具有异于典范词风的特质,同时文体的互动与互用是重要的牵引力。一部著作能在其作者所研究的领域激发出这么多的闪光点,应该说是十分成功的。当然,作者对于自己在书中所提出的一些专门问题,并未论述得全都满意和到位,这有待于她在工作之余抽时间继续从事相关的研究,把自己所选择的词学事业推向前进!

明代前期词坛上有二体,一是台阁体,二是理学体。

2008年夏天,作为四川成都人而又志在四方的张若兰,在我院研究生院通过论文答辩,取得博士学位,应聘赴云南大理学院文学院任教。她向我告别时,我作了这样一首《水龙吟》词为之送行:

台阁体文学是中国文学史上一种呈规律性、周期性出现的文学现象。一般来说,大都发生在国祚较长的王朝前期,在第二、三代帝王当政之时。明代永乐至成化年间,诗文方面有台阁体,词坛亦有台阁体,不是另有一班人马,而体现为同一个台阁文人群体对各种文体的渗透与制控。台阁体词人主要有杨士奇、杨荣、黄淮、胡广、陈循、倪谦、邱濬,以及藩邸词人宪王朱有燉和太子时期的朱高炽、朱瞻基。他们继承了宋代柳永、大晟词人和南宋时馆阁词人的路数与风格,述恩礼盛事,咏节庆祥瑞,多选择《满庭芳》《清平乐》等吉祥喜庆的调名,采用曲终奏雅的结构模式,雍容和乐的艺术风格,在调名、结构与意象修辞等方面呈现出一种格式化效应。铺陈祥瑞,歌时颂圣,不胜惶恐中带着做作而夸张的激动,以及知恩图报的效忠之词,是台阁体词的典型特征。

锦城自古崇文,花间五季奇葩绽。乡风浸渍,君研词学,志登堂殿。折桂如诜,囊萤似胤,三年苦练。喜庭前雏凤,已丰翎羽,吾虽老,心无憾。 此去征程万里,搏云天、筋强翮健。久闻大理,苍山洱海,明珠镶嵌。固曰宜居,勿贪风景,多亲书卷。盼兰芬九畹,蕙芳百亩,约他年见。

在词史上,由于对某些名家名篇的群体追和,不仅会构成词的传播与接受史上的独特现象,也会不约而同地强化某一词调独特的表现功能。《苏武慢》在两宋时期犹为普通词调,使用频率不高,亦无独特的调性特点。元代全真道士冯尊师作《苏武慢》20首,述“遗世之乐”与“修仙之事”;嗣后经元代后期大文人虞集追和12首,遂成经典。据统计,明人所作《苏武慢》凡234首,在明词用调频率上居第32位。尤其是在明代前期,凌云翰和作12首,林鸿8首,姚绶12首,林俊14首,祝允明12首,夏言14首,刘节14首,皆为追和虞集之作。这不仅是选调用韵的技术性问题,而且意味着创作旨趣的“选边站队”,追和虞词就意味着对虞集词作主题取向的认可与继承。《苏武慢》以四四六句法为主旋律,散行中见整饬,给人步调从容、抑扬中节之感。明代前期对《苏武慢》的群体追和,体现出特定的价值与风格取向:一方面是冯尊师词中原有“仙家活计”的消弭淡散,一方面是向邵雍、司马光等“理学体”诗风的靠拢回归,同时又从游仙诗、田园诗、自寿诗有所借鉴,遂形成一种闲适旷达、知足常乐的稳定的调性风格。

若兰君,在彩云之南你能否继续干好学问,吾诚跂而望之。君其勉哉!君其勉哉!!

(作者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明代词人群体流派研究”负责人、江苏师范大学教授)

是为序。

作者简介

2009年12月31日于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姓名:张仲谋 工作单位:江苏师范大学

序………………………………………………………………………1

绪论……………………………………………………………………1

上编:明代中后期词坛创作状况鸟瞰…………………………… 2

第一章 成化、弘治词坛………………………………………… 2

第一节 成化、弘治词人概述…………………………………2

第二节 渐行渐远渐无声--台阁遗风的浸染与转向…………4

第三节 清吟啸傲是吾辈

--吴门词人沈周、史鑑、薛章宪、桑悦及其词作……………7

第四节 宗尚宋风得瓣香--马洪、彭华、戴冠及其词作……12

第五节 简结……………………………………………………18

第二章 正德、嘉靖词坛…………………………………19

第一节 正德、嘉靖词人概述…………………………………19

第二节 是真名士自风流--吴中文人及其词作………………21

第三节 入婉出豪自一家--陈霆及其词作……………………29

第四节 婉如清扬是正声

--张綖、李汛、夏旸、吴子孝及其词作…………… 32

第三章 正德、嘉靖词坛………………………………… 38

第一节 《草堂》歌罢馀音在--陈铎与吕希周的创作………38

第二节 本朝第一有词宗--杨慎及其词作……………………41

第三节 台阁底事馀温在

--夏言与嘉靖时期的台阁词人群体及其词作……… 45

本文由betway88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张若兰博士撰著《明代中后期词坛研究》由中国

关键词: